会所红茶绿茶什么意思

来源:企业雅虎 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会所红茶绿茶什么意思剧情介绍

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上星期四通過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,包括特首選舉委員會、立法會的組成、議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,以確保“愛國者治港”。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星期二在網台節目與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對談,討論人大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影響。曾鈺成表示,前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候選人靠“五大訴求”贏取大多數議席,是北京出手修改香港選制的轉捩點,他承認這次修改並非進步,但對達致普選仍有信心。劉慧卿批評新選制有如伊朗式選舉到處審查,令候選人失去尊嚴。
繼去年6月底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,繞過香港本地立法程序,透過《基本法》附件三直接在香港實施《港區國安法》,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上星期四(3月11日),以絕大比數通過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《決定》,以確保“愛國者治港”,將授權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《基本法》附件一、二,即是特首選舉以及立法會選舉方法。
經中國全國人大會議修改後,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、立法會的組成、議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,包括立法會議席由70席增加至90席;新增“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”,審查選委、特首以及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參選資格。
特首選舉委員會由1,200人增加至1,500人,除了原本選舉特首的功能,亦可以選出部分立法會議員,以及提名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等。
在國安法實施超過8個月,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去年35+立法會初選,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,3月初在法院提堂被拒絕保釋還柙的時間點,人大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,引起各界高度關注。
民主黨前主席及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,星期二(3月16日)在網台節目邀請立法會前主席、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對談,討論人大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對政治形勢的影響。
曾鈺成表示,香港立法會2015年最後一次見證政改的嘗試,當時是爭取2017年普選特首,但是當時失敗了,2017年沒有普選特首、2020年亦沒有立法會普選,甚至普選時間表都沒有了。
曾鈺成表示,各方都沒有預計到,2019年會發生大規模的反修例運動,他認為前年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結果,是今次北京出手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的轉捩點,因為北京認為很多反對派候選人不是靠地區工作獲勝,而是靠“五大訴求”的政治訴求,贏取大多數議席,令區議會變得政治化。
曾鈺成回應美國之音提問時解釋,北京修改選舉制度,不只是因為投票支持反對派候選人的選民多過建制派,而是他們怎樣當選,令北京很擔心。
曾鈺成說:“即是他們(反對派)舉著一個(北京)中央是沒辦法接受的、特區政府亦都不肯接受的一個政治的議題來當選,即是‘五大訴求’來當選,這件事情是令北京很擔心,這個是那個因素。”
曾鈺成表示,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提及,新的選舉制度並非排除所有民主派,他本人亦不認為建制派是反民主,他又暗示自己是建制派中的民主派。
曾鈺成說:“即是好像你是建制派的人,你就一定不是民主派了,建制派裡面都有民主派的是不是﹖你就望著一個了現在。所以即是說這個不是將民主派排除,至於你說現在民主派都‘無心機’(灰心)了,會是一個因素。我近期與一些民主派的朋友接觸過,他都是這樣說:‘你會不用想這麼辦法了,我們不會參選的了,我們不會陪你(們)玩的了,你們‘玩哂佢’(自己選)吧’,即是這樣說。”
曾鈺成又表示,新的選舉制度仍然民主發展的空間,他認為民主派應該嘗試去參選,看看到時情況如何。
曾鈺成說:“但是我不覺得這個是會一直延續下去都是這樣,大家都是看而已,如果你真正是有民主的訴求,你真的相信即是為香港的民主發展你要出一些力的,你都要看看跟著下來的制度是怎樣,你都要試試去參選是不是真的成功,所以我不覺得這個是一定就排除了(民主派)。”
曾鈺成表示,去年6月底北京出手制訂《港區國安法》,主要是由於民主派初選定出35+的口號,有可能在立法會選舉取得35席或以上的過半數,並會藉此要求香港政府“跪底”,否則就會“攬炒”。
曾鈺成表示,他本人曾經評估在現時的立法會選舉比例代表制之下,民主派根本無可能在立法會取得35席或以上,他又透露當時曾經與民主派人士溝通,對方亦只估計民主派最多只能取得32至33席,不過,北京認為沒有人可以保證選舉的變數。
曾鈺成說:“即是提倡35+那些人的講法就是,我們贏了過半數(議席)政府就要聽我們話,是這樣吧,這件事情我認為是直接促成北京要出手做那個‘香港國安法’。香港國安法是很有針對性,它不是取代那個(基本法)23條立法,就是講4個罪行,其中一項即是第2項就叫做‘顛覆國家政權’,你現在即是說那47人都是(控)告這一項,它(北京)就是這樣說,即是你要靠奪取議會的多數,你就要政府‘跪底’,你就要政府聽你說,要嚴重、那個條文的講法就是這樣,嚴重防礙這些政權機關的運作。”
劉慧卿質疑,民主派提出的反對手法,全部都是《基本法》容許之下,在立法會投反對票,根據《基本法》去做都要以國安法被起訴,北京甚至出手懲罰700多萬香港人。
曾鈺成表示,《基本法》沒有訂明選舉制度如何演變,他承認這次修改並非進步,但是他認為北京並沒有廢除《基本法》第45條訂明的循序漸進達致普選,他對達致普選仍然感到樂觀,他又認為下次有機會重啟政改,香港人應該“袋住先”(接受政改)。
曾鈺成說:“你從根本上保證了‘愛國者治港’啊,對於開放普選有甚麼問題呢﹖就沒有那個顧慮了,你可以說這樣不算是‘真普選’,你都‘篩選’過,我覺得先行這步。”
曾鈺成說:“無錯了,現在都不知多少人怨‘笨’啊,那時候如果一早‘袋住先’,就不會好像現在這個局面了。”
對於北京學者田飛龍提及,北京修改選舉制度並不是要“忠誠的廢物”或者“橡皮圖章”,曾鈺成表示,建制派不應該對號入座,他認為田飛龍是為新的選舉制度辯護。
曾鈺成說:“他(田飛龍)的講法即是說,你不要以為、不要以為我(北京)行了這個制度之後,整個議會就變成’橡皮圖章’,或者出了很多’忠誠的廢物’了,(北京)中央不是想要這些東西,我覺得他是這個意思。”
有記者問及目前形勢下,特首林鄭月娥會否連任﹖曾鈺成表示,他不懂得估計,他亦不想透露自己有沒有押注全何人選,以免得罪人。
劉慧卿追問他會否再參選特首,73歲的曾鈺成回應表示,2012年是最接近一次,他坦言除了年齡問題、還有心態,他又反問自己的想法和主張,在個時勢是否合乎時宜呢?
劉慧卿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,北京這次所謂 “完善”香港的選舉制度,實質上是非常之糟糕,可以說一國兩制已經沒有了,她相信絕大部份的反對聲音都會被剔除。
劉慧卿說:“我覺得今次這個所謂’完善’(香港選舉制度),其實就真是非常之糟糕的,可以說是一國兩制都沒有了,因為它(北京)這樣搞,是所有的、即是絕大部份的反對聲音我相信都會被剔除的了,這個我覺得是很差,而我亦都不覺得北京需要這麼重手去懲罰、去打擊香港,我覺得真的很差、很差。”
劉慧卿批評,新的選舉制度有如伊朗式選舉,由候選人參選開始就到處審查,過去的言論都會被 “查三代”,甚至當選後都可能被控告、被取消資格,令候選人失去尊嚴。
劉慧卿說:“你從政是要獨立、自由、公正、有尊嚴的,如果你處處好像比一個小學生還慘那樣,一直被人監察著,而且是有很嚴重的後果的,如果它(北京)覺得你不妥當,它可能會拉(抓)你、(控)告你、又會取消資格,這樣我覺得完全是沒有意思,所以有些人說,這些(選舉方式)看過全世界都沒甚麼地方是這樣,可能是伊朗啊,這樣我覺得真的很差啊。”
劉慧卿認為,目前的情況不是表示香港已經“完蛋”,支持民主自由法治的人仍然會繼續努力,但是她估計可能會有更多人被拘捕、被控告,她見到這麼多民主派人士被還柙感到傷心。
劉慧卿說:“當然亦都會更多人是被拘捕,或者是被鎖起來,這個是香港一個很可悲的將來,但是都要盡力做,我們環顧世界很多人、有些都是在槍林彈雨,都是去爭取(民主),香港人我相信很多是很有心的,但是他們是很傷心,一方面制度是搞成這樣,以及亦是這麼多人是被拘捕,以及不能放出來,可能繼續更多人會被拘捕,是一個白色恐怖來的。”
記者問及曾鈺成對達致普選感到樂觀,劉慧卿表示,她不懂得樂觀,她認為北京來勢洶洶,她感到憂心,又批評北京對“愛國者”雙重標準。
劉慧卿說:“我就不懂得樂觀了,當然如果北京要做甚麼它是可以做的,但是現在看到它來勢這麼 ‘洶’,我就真的很擔心,而我相信身邊圍著它那些人大也好、政協也好,很多都是很極端的,所以我就看不到(對普選樂觀),甚至有些人就說,其實它有很多(人大、政協)雙重國籍的,現在就愈來愈多人出來講,雙重國籍都是可以‘愛國’的,所以這些概念令到一些人很混淆。”
劉慧卿又表示,新的選舉制度排除絕大部份反對聲音,不能夠充份反映民意,相信很多選民都會感到憤怒,但是她呼籲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,繼續爭取民主自由。

详情

会所红茶绿茶什么意思 Copyright © 2020

贺州君悦几楼有服务 海东平安街女 哈尔滨学院路可以约的 淮安神旺998干几次 杭州哪里会所质量好
海南村做鸡的联系2020 菏泽晚上泄火的地方 滑县汽车站对面一条街 怀化三角坪多少钱一次 淮安万达公寓3号楼2712